筆趣閣 >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意難平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意難平

小說: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作者:九天飛流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06 17:29:59
沈仕康見皇上已經決定了尹坤之事,態度還如此堅決,他也有些無可奈何。

        只不過尹坤和顧誠玉比起來,自然是后者更難對付一些。

        “皇上!這里是諸位大臣新呈上來的奏折,這一摞都是彈劾尹都御史的,且他們皆認為顧寺卿此刻不宜手握兵權。若是尹都御史當真起了反心,他們又是如此親近的師兄弟關系,屆時兩人同流合污,后果將不堪設想。”

        其實這些倒不是沈仕康特意煽動的結果,而是眾臣皆如此認為。

        顧誠玉一介文臣,剛到邊關,成為主帥,就不費一兵一卒,就除去敵軍二十多萬,這是何等的可怕?

        現在哪里還輪到沈仕康去煽動?這些人正是害怕了,才會如此團結起來,抵御顧誠玉。

        一個人太強,強到無人能敵,實在讓人恐懼。若不是顧誠玉還有家族牽絆,他們還真奈何他不得了。

        然而此人放在哪兒都不省心,本想將其放進武將之列,誰知顧誠玉在這么短時日內也能混得風生水起。

        其實他們哪里敢讓顧誠玉回來京城?那唯一的法子就是讓顧誠玉成為空有品級,卻不能掌權的空架子。

        皇上定定地看了沈仕康半晌,將其看得心里發毛。

        “舅舅所言甚是,他的能力確實讓人忌憚。可朕卻覺得他的品性高潔,一般人還真比不上,你們大可放心!”

        皇上輕笑出聲,自從當了皇上,他覺得這些朝臣遠比他之前看到的更可怕。

        之前他還是皇子之時,就深知這些人內心有多么黑暗。現在他成了天子,越發看出他們本性中的貪婪。

        實在可笑,自從得知解藥難尋之后,他的心境竟然豁達了許多。

        意難平嗎?自然有的。千辛萬苦成為帝王,本應坐擁江山,號令天下,醉臥美人膝,可如今呢?

        一副殘破的身子,茍延殘喘,奢望能多活幾日是幾日。還有這些個結黨營私,不為朝廷,只為各自謀利的朝臣,每日都在對他指手畫腳。

        他成了帝王,依舊不能自己做主,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否則這些奏折就會堆滿了御案。一不合這些人的心意,御史要彈劾他,還要顧忌不讓天下人恥笑他,他現在也算能理解父皇的感受了。

        難怪成為帝王之后,會變得鐵石心腸。正是因為看了眾生百態,早已經習以為常。

        “品性高潔?”沈仕康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皇上,品性高潔?他怎么不覺得?在他看來,腹黑還差不多。

        “朕乏了,舅舅先跪安吧!”御書房內,沒外人,他還肯叫沈仕康一聲舅舅,那是看在之前沈仕康對他鼎力相助的份上。

        只可惜沈仕康在他登基之后,便大肆招攬門生,在朝中結黨營私,與當初的夏清并無不同。

        也無怪乎歷任帝王在成功登頂之后,都會將功臣一一鏟除。因為他們的野心大了,實在有些不識趣。

        “皇上?”沈仕康還待再勸,卻不想皇上擺了擺手,已經站起身,朝著御書房外走去。

        “沈大人請回吧!皇上這幾日身子還未康復,容易疲累。”沈仕康還不知江南那邊傳來的消息,龐楚心疼皇上,也惱怒沈仕康的咄咄逼人。

        沈仕康看著龐楚的背影,臉色鐵青,看來皇上是鐵了心要保顧誠玉了。他實在不懂,皇上心中難道沒有一點擔心嗎?

        一個人太過優秀,確實讓人嫉妒,然而嫉妒之后便是深深的忌憚。

        顧誠玉才不過十六歲,如今已經是正三品。圣眷實在太過了,朝中誰人不眼紅嫉妒他?

        突然,沈仕康想起顧誠玉那張面如冠玉的俏臉,不由心中生出一股驚悚難言的想法。

        該不會,皇上他?不!不會的,沈仕康搖了搖頭,皇上可沒那等癖好。

        ......

        “皇上!大皇子下了學,正在殿外候著!”皇上剛進寢宮,就聽聞外頭的小內侍稟報道。

        皇上沉默了片刻,才道:“讓他進來吧!”

        他微微闔眼,雖說太醫院正在研制解藥,他也派了人在民間尋訪解毒的藥方,但他知道希望終究還是渺茫。

        曄哥兒懂事孝順,又十分機敏,確實是儲君的最佳人選。況且其他皇子尚且年幼,現在還看不出品性來。

        趁著他還在的這段時日里,好好栽培曄哥兒,再為其尋一位能臣輔佐,這便是他的打算了。

        “兒臣恭請父皇圣安!”小小的人影,一進內殿,便跪下老老實實地磕了頭。

        “平身!”

        “謝父皇!”趙光曄雖然才八歲的年紀,可性情看起來卻十分穩重,儼然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平日里不茍言笑,沉穩得讓人心疼。

        “曄哥兒!這幾日弘文館中的夫子們都夸你好學上進,朕心甚慰!不過你學識尚淺,切記不能驕傲自滿。對夫子當謙遜有禮,在學業上也不可放松,戒驕戒躁,踏實做學問。”

        皇上看著老成的趙光曄,也不由得點了點頭。這個長子,他自然是看重的。

        “是!兒臣謹記父皇教誨!”趙光曄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朕記得朝中的顧愛卿在八歲之時,已經下場考科舉了。這天底下神童可不是沒有,只是為何到最后都泯然于眾人?正是因為他們聽多了夸贊之言,被人捧殺,驕傲自滿,不思進取,最后才成了默默無聞之輩。”

        這長子,皇上還是知曉其性子的。面上看著老成,但心里其實傲得很。他想起顧誠玉這么大的時候,怕是已經已經下場考試了,于是就拿顧誠玉舉了例子。

        反正現在說起顧誠玉,應該也無人不識了吧?

        趙光曄在聽到父皇說起顧誠玉時,不由眼中一亮。這位顧大人,他自然是聽過的。在打聽到對方的事跡之后,他對此人可是崇拜得很。只可惜他一直無緣得見,令他遺憾不已。

        ......

        “大人!茗墨那兒被任修光發現了端倪,他實在無法,便將人給拿下了!”

        才剛剛抓了齊寰宇等人,任修光不知從何處聽到了風聲,想要逃走。被茗墨發現,便將人給拿下了。

        “看來這里的蛀蟲多得很,正好趁這次機會來個大清洗。人拿下就拿下了,雖說不能再順藤摸瓜,但收獲也不小了。這幾日,恭王那兒有什么動靜?”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yfvgd.icu。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后三胆码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