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回民國做姨娘 >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百五十章

小說:穿回民國做姨娘作者:冷媚霜字數:2503更新時間 : 2019-10-06 17:22:31
  也許是陸冷君眼中的祈求渴望,又或是她說這話時的語氣太過悲傷,何慕生居然怔怔的點了點頭。

  陸冷君:“謝謝。”

  ……

  陸冷君安靜的吃著早飯,何慕生心中隱隱的不安,他盯著陸冷君,陸冷君抬起頭,對上何慕生的目光,不自在的笑了笑。

  陸冷君:“二爺怎么不吃?這樣盯著我做什么?”

  何慕生:“冷君,你怎么了?”

  陸冷君:“沒怎么啊,我能怎么呢?”

  何慕生:“從那天我再見你開始,你就一直很反常。”

  陸冷君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么。

  何慕生:“我不喜歡別人瞞我。”

  陸冷君的眼淚吧嗒吧嗒的落在粥碗中,泛起微微漣漪。

  這讓何慕生有些慌了,他伸手捏著陸冷君的下巴讓她抬起頭。

  何慕生:“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現在告訴何慕生,他一定會沖去日本商會找織田林子,又或是帶著自己去看大夫,做一些無用功,陸冷君不想自己的最后一天是這樣度過的,她在心中默念著:第三條,和愛的人呆到生命的盡頭……

  陸冷君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伸手握住何慕生的手,勾出一個微笑,道。

  陸冷君:“我會告訴你,將一切都告訴你,不過等到晚上好嗎?”

  何慕生:“為什么要等?”

  陸冷君擺出一副調皮的模樣,笑道。

  陸冷君:“您今天先陪你玩兒開心了,順便讓我組織下語言,想想怎么說。”

  陸冷君活潑的樣子讓何慕生心中的不安稍稍松懈了幾分。

  何慕生:“好吧,那你今天想去哪玩兒?今天我陪著你,不怕被別人抓去,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陸冷君搖搖頭,笑道。

  陸冷君:“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我們就在家里待著,哪也不去。”

  何慕生有些稀奇。

  何慕生:“在家待著?你不像你的作風啊?來了北平這段時間,在家還沒待夠?”

  陸冷君笑笑,道。

  陸冷君:“待夠了,但是我怕咱們一出去,您一上街碰著這個合作伙伴,碰見那個商會老板的,豈不是打擾了我這好不容易求來的清凈?”

  最重要的是今天是最后一天,要是讓織田林子知道自己已經抱了必死的想法……

  何慕生想了想,點點頭表示贊同。

  何慕生:“剛好,我每日都出去,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一天,也是樂事。”

  陸冷君笑了笑。

  陸冷君:“二爺快吃吧,一會兒粥都涼了。”

  何慕生:“好。”

  二人用過早飯,便坐在廊下看院中不知哪里來的兩只小野貓打架。

  陸冷君咯咯笑著,吩咐蘇志清拿一些吃的來給它們。

  何慕生:“這兩日難得看你笑的如此開心。”

  陸冷君:“人對著人的時候總會想些什么,可對著動物不會,因為動物不會想那么多,你看著它的時候自然也會變得簡單。”

  何慕生:“是啊,做人總有做人的不易。”

  陸冷君:“所以我決定把大胖給您養,愿您在每次煩心時看見它都能暫且放下擔憂。”

  何慕生輕笑。

  何慕生:“能讓我暫放擔憂的不止是大胖,還有你。”

  陸冷君笑道。

  陸冷君:“我怎么不知道二爺的情話何時已經到達滿分了?”

  何慕生笑著。

  何慕生:“我說的不是情話,是發自內心的真話。”

  陸冷君靠進何慕生的懷中,感受著他的溫度和氣息。

  陸冷君:“今日的陽光格外的暖,那日我見的雪應是最后一場了。”

  何慕生:“這就入春了,天自然也就暖起來了。”

  陸冷君:“二爺。”

  何慕生:“嗯?”

  陸冷君:“回去之后找個機會把一切和蜜杏說明,把蜜杏交還給小桃吧。”

  何慕生:“好。”

  陸冷君:“如果小桃嫁給宋明,那月人怎么辦呢?”

  何慕生:“宋明是剃頭挑子一頭熱,月人好像沒那個意思,倒是小桃,對宋明的態度很親,宋明也主動提出愿意承擔小桃的后半生,或許這也是一種安排吧。”

  陸冷君:“也好,至少宋明是個踏實的。”

  何慕生:“他們的事情暫時還不用操心,等以后辦起來有你操勞的時候呢。”

  陸冷君笑而不語。

  何慕生:“明天我帶你和蘭心去吃烤鴨吧。”

  提起明天,陸冷君的淚珠又落了下來,她慌忙將淚水拭去,笑道。

  陸冷君:“明天您帶蘭心去吧,我這幾日不想出門。”

  何慕生打趣陸冷君道。

  何慕生:“可是出門讓人抓怕了?竟是連門都不敢出了?”

  何慕生本以為陸冷君會不服氣的反駁,卻不料她只是淡淡一笑,道。

  陸冷君:“是啊,怕是以后要得外出恐懼癥了呢。”

  陸冷君的態度又勾起何慕生心中的不安。

  陸冷君:“二爺。”

  何慕生:“怎么了?”

  陸冷君:“現下局勢不好,北平,上海,南京,這些重地總會被不軌之人盯上,而何家家大業大,就像這兩天在北平一般,是被人首要盯上的,我覺得亂世之中,保身重要,錢財都是身外之物,何況老夫人年歲已大,我覺得這次回去您還是整理一下事務,舉家搬到西北那頭去的好。”

  這番話讓何慕生嚴肅起來,他沒想到陸冷君會突然對自己說這樣的事情。

  何慕生:“為什么這么說?”

  陸冷里知道舉家搬遷是大事,何家大部分產業都在上海,自己憑一張嘴讓何家搬遷聽起來確實天馬行空,可是陸冷君知道以后將會發生的事情,如今何慕生已經住進自己心中,自己便不能放任他的安全不管。

  陸冷君:“二爺,如果……我說我是從百年后而來的,你會怎么想?”

  何慕生伸手摸了摸陸冷君的額頭。

  何慕生:“沒發燒啊?還是你瘋了?”

  陸冷君有些沮喪,就知道是這樣。

  陸冷君:“算了,這樣說了你也不信。”

  何慕生:“你怎么今天神神叨叨的?凈說些胡話。”

  陸冷君:“這樣說吧,如果東北一出事,您就帶著老夫人他們往寧夏跑,屆時別怕西北鬧匪,外匪總比內匪可怕。”

  何慕生一臉不解,以一種你瘋了的眼神看著陸冷君。

  陸冷君覺得自己說的太多了,她怕再這么說下去,不等自己時限將至何慕生就該帶自己去找醫生看腦袋了。

  陸冷君:“算了算了,到時候你會明白的。”

  大概是織田林子給自己吃的那顆藥丸的作用,這三日,陸冷君的身上一日比一日疲乏,加上昨夜一夜未眠,現在更有些提不起精神。

  陸冷君:“二爺,我感覺有些困。”

  何慕生:“那我抱你回屋睡一會兒?”

  陸冷君搖搖頭。

  陸冷君:“我還不想睡,以后有的是睡的日子,現在我想再看看這世界。”

  何慕生笑道。

  何慕生:“怎么說的跟自己快要死了一般?”

  陸冷君突然沉默了,她抬頭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蒙上一層暗淡的天,苦澀的笑了笑。

  陸冷君:“是啊,時間不多了呢。”

  一句話讓何慕生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何慕生:“你又在說什么胡話呢?”

  陸冷君看向何慕生,神色自若,她淺淺笑著。

  陸冷君:“這不是胡話。”

  何慕生的表情變得凝重。

  何慕生:“這話什么意思?”

  陸冷君:“你不是想知道那日發生了什么事情么?我現在告訴你。”

  何慕生盯著陸冷君,眼中說不出的肅重和恐慌。

  陸冷君伸手去撫平何慕生皺著的眉頭。

  陸冷君:“我不喜歡你皺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yfvgd.icu。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后三胆码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