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璽 > 第二百零八章 棚帳之內

第二百零八章 棚帳之內

小說:逐璽作者:木子從字數:2056更新時間 : 2019-10-06 17:27:42
  “可汗是非要在我的地盤刀槍相向啊!”耶祿索威皺著眉頭,他似乎已經想好了對策,所說的話步步為營沒有半點遲疑。

  然而耶祿榮德也沒有一點要退讓的意思,他站在那,身后的戰士護在他身邊。

  “朕是這狼牙都的主人,無論哪里孤都有進入的資格,大巫師是朕封的大巫師,朕要她,你有什么資格攔住!”

  “那咱們是意見難以統一啦,”耶祿索威點了點頭,他緊緊握著手上的大刀,那股子兇狠勁叫人望而生畏。

  此刻的氛圍已經十分緊張,兩方僵持不下,隨時都有可能刀劍相擊。

  “哎呀,什么情況!”

  人群中傳來迷糊的聲音,大家紛紛望過去,殷季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哈達姑娘!喝酒!哈哈哈!喝酒!”

  殷季迷糊地走到耶祿榮德身邊,“這個誰啊?拉著你做什么?”殷季假意面向蘇雨斕急忙使了個眼色。

  “哎呀,我這侍者有些喝多了我得管管他。”

  “大巫師身份高貴,不必管這位侍從,朕可以派人……”

  “怎么不必,此人名叫西沃法,也算是大巫師的救命恩人,大巫師宅心仁厚對待他溫和些難道不可?”耶祿索威連忙反駁。

  “喔?這位壯士是你的救命恩人?”

  “回大汗,的確是我的恩人,之前遇到危險便是他和那邊那個喝醉的年輕人一起救了我。”

  “原來如此,”耶祿榮德點了點頭。

  見他們兩方情緒暫時穩定了下來,蘇雨斕立馬站起身,“可汗,寒山王,你們看我這兩位恩人都喝醉了,雖然他們追隨我,但其實我也把他們當做家人看待,既然今天事情談不妥,那索性明日再說,那……那烏蘭巴托將軍是咱們冰雪部落最強大的戰士,他有著無上的光榮,那今日我帶上兩個侍從住在你空置的棚帳里應該可以吧,就由您保護我的安全。”

  “我……我?”烏蘭巴托驚訝地看著眾人。

  “烏蘭將軍是個誓死遵諾之人,你在他那里朕也放心,只是不知道寒山王能不能舍得。”

  “哼,可汗還真是話里有話,不過我一樣信任烏蘭將軍,您的容易你們烏蘭家的榮譽都寄托于您一人身上,我相信您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那太好啦,”蘇雨斕笑了笑,“那就這么定了,大家先歇息,明天再議事。”

  “我烏蘭巴托必定保證大巫師的安全,誓死守衛絕不讓任何人有接近大巫師的機會!”

  烏蘭巴托立了誓,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好啊,既然如此,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見耶祿索威放下了戒備,耶祿榮德也和下屬一起收回武器,“既然如此,那今日也就不打擾叔叔了,咱們走。”耶祿榮德轉過身,就這樣離開了。

  野夷人將榮譽看得比生命還重要,在野夷的部落里只尊重和臣服于有榮譽的戰士,無論是耶祿索威還是耶祿榮德他們都不敢隨意地去做出違背榮譽的事情,而烏蘭巴托也必定會遵守誓言。

  直到此刻蘇雨斕才算松了口氣。

  烏蘭巴托將他們三人帶到了自己的棚帳旁邊。

  “大巫師,今天晚上您睡這個大棚,我和這倆位睡小棚。”

  “不不不,你睡你習慣的,我們睡小的就行。”

  “這怎么可以!”烏蘭巴托很是不愿意,“您是大巫師,又是女子怎么可以睡差的。”

  “你不知道,他們倆有病,他們……”

  “有病?”烏蘭巴托一臉疑惑。

  “對……對,他們喝了酒晚上就睡不著啊,會亂講話,要有人……有人額……哄!”蘇雨斕忙編了個理由。

  “哦,他們……”

  “你肯定不會哄人吧,對吧!”

  “我著實不會。”

  “那就行了我帶著他們!”蘇雨斕尷尬地笑了笑。

  “那請你們睡大棚子,我睡小的,這個必須的!”烏蘭巴托很是正式地說道,他打開了棚帳簾幕,背起白瑜就送了進去,殷季見狀趕緊起來,看起來搖搖晃晃地走了進去。

  “好了,那我去那小棚,要是有什么事,您可以隨時叫我!”

  “嗯!一定!”

  “我走了,”烏蘭巴托鞠了一躬轉身走了回去。

  “這烏蘭巴托還真是禮數夠多的。”蘇雨斕長喘了一口氣,急忙走入棚帳里。

  烏蘭家的首領所住的棚帳非常大,若是只放置床鋪可以鋪十幾張床,主臥大床和南方的貴族大家的床鋪一般大,而那床前空下的一塊地可以十幾個人團坐在地歡聚,就是這樣在簾幕邊還能再放一張餐桌。

  殷季小心翼翼地站起來,“那大家伙走了?”

  “他走了,還好,沒讓人覺得有什么奇怪的。”

  “咱們現在處境實在麻煩,這一下子咱們完全暴露了,本來以為可以直接覲見耶祿榮德,沒想到卻經歷這么個岔子,要是耶祿索威一直不放手,咱們怎么實施計劃。”

  “嗯,再等等吧,”蘇雨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晚上說了太多話,她便拿起一旁的水杯到來杯茶水一口灌下。

  “我天吶,這都是酒,這烏蘭巴托瘋了吧。”

  “哈哈,怕是這野夷里所有的壯士都是拿這些酒灌大的。”

  “差不多吧,”蘇雨斕仰面看著那棚帳的頂,“反正他們就是愛喝酒。”

  “野夷人喝了酒便更加厲害了,兇猛狂妄,連可汗都自稱朕了。”

  “哈哈,”蘇雨斕搖了搖頭,“不過禮數也沒有南方那么多,還是蠻自由的,自由……”

  蘇雨斕似乎想到了什么,殷季也好奇起來。

  “對了,自由,野夷人好自由,若是時間到了,過兩天便是狩獵日,到時候就有時間單獨見耶祿榮德,只要林霄寒他們躲在適宜的地方,乘著馬匹跑動揚起的煙塵遮擋住人群的視線,他們就可以混進咱們的隊伍。”

  “這是個好辦法,明天乘著巡邏,我去給林霄寒他們送信。”

  “嗯,就麻煩殷大哥了,”蘇雨斕側首看著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白瑜,“他怎么就……”

  “沒事,喝多了,”殷季打開兩個床墊鋪在地上,“你睡床,咱們早點歇息,明天按計劃行事。”

  “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yfvgd.icu。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后三胆码是什